前言

《只狼》(Sekiro:Shadows Die Twice)确实是一款不可多得的优秀游戏,如果你喜欢动作游戏、对剧情又有一定要求,那我是无脑安利推荐给你的。溢美的词不需要要太多,简单说说作为动作游戏我自认为只狼比较符合我喜好的几个点(不分先后):

  • 画面精细,氛围感很好,可以产生良好的代入感
  • 操作手感和打击感极佳,坦白说同门的黑魂3手感在我看来还是比不过动作天尊卡普空,但只狼这作我觉得已经可以和卡普空媲美了(指MH、DMC等老卡头部作品),至少毫不逊色
  • 游戏的操作不复杂,整套系统属于相对简单但有深度的那种类型,近年来我特喜欢这种简单上手的游戏,太复杂的玩意我现在觉得心好累
  • 至于剧情,实话普普通通,不过个人近年来很喜欢这种严肃认真地构造一个“世界”然后能让你产生代入感的游戏,放眼在整个游戏世界里许玩家也只是其中的一员,整个世界充满了未知、值得让人去探索、去了解。
  • 一定的难度,没有easy模式可选,倒是可以选择更难的模式

至于作为动作游戏的创新性,“打铁”这个真的是不得不提实在是太酷了,刀与刀的相拼火花四溅,在恰当的时机格挡然后迅速反击,以此把敌人的躯干(耐久)削弱尽就可以施与一击必杀(忍杀),这套动作设定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完全满足了玩家幻想中的武林高手相互交手、双方见招拆招轮番比拼,最后一击夺命的代入体验——真爽。

动作和系统就说到这里吧,毕竟解读故事才是我本文的目的,我是想着白金(全成就)后我就写一篇解读文的,但没想到拖拖拖差点都写不出来了,看了一下,全球全成就的人也就是8%,看来哥还是TOP10%的实力的(笑),我有印象的上一款游戏取得全成就貌似是6、7年前的PSV上的P4G,P5我本来想白金的,可惜烂尾了。

正文

《只狼》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日本的战国时期,在游戏当前的时间二十年前,苇名国的剑圣苇名一心进行了一场“窃国”的战争(说白了就是地方不想被中央统治兼并进行的独立战争),然后在当时那场战争主角只狼作为战场孤儿被其义父枭收养并培养成忍者,只狼后来被指派为苇名国分家平田氏的养子九郎的贴身护卫,因九郎拥有龙胤血脉的力量(可让人有起死回生的不死之力),成为了苇名内部二五仔的目标,三年前二五仔里应外合幕府军对平田城邑进行了入侵,只狼在当时死命护主、虽达成了任务但最终不幸丧命,所幸被主人九郎缔结了不死契约才得以存活。三年后苇名面临幕府的入侵,靠苇名弦一郎(一心的孙子)虽然可以一定程度抵挡幕府但终究亦渐处劣势,幕府虽忌惮一心,但苇名一心年事已高且患有重病,只要一心一死,幕府将全力进攻,苇名将难逃覆灭的命运——此时的弦一郎为了保护国家,希望能借助龙胤的御子、九郎的不死之力来赢得这场战争,但九郎认为不死之力是非人之力是一种扭曲的存在、且使用起死回生之力会让世人罹患龙咳病(持续咳嗽吐血并死亡)故并不愿配合弦一郎使用,因而他被“保护”(软禁)在了苇名的城邑内。游戏开始以后,只狼似废人一样被放任遗弃在城邑附近的一个地井底,因接到了一封投井的书信,重新忆起保护主人的使命(这里设定很迷,只狼三年的空白并没有交代,但无伤大雅了),他决定找回主人并带他离开苇名国,但在初次救回主人后,只狼被弦一郎赶上、交战中因不敌被削掉了一臂(或者是赢了弦一郎但被埋伏的忍者偷袭被削一臂、取决于玩家的输赢),当其醒来后已经身处寺院并被佛雕师移植了“忍义手”,因祸得福、战斗能力不降反增,为了夺回主人,只狼再一次踏上了救主之路,故事自此正式展开。

如果整理出来,确实故事看似是很简单的,但初玩的时候如果不在意,打通了游戏或许也有人觉得迷迷糊糊吧。在下笔的此刻,我也在思考这个文章应该怎么写才合适,但无奈文笔能力有限,我估计也只能写成随笔了,我的本意是通过游戏的体验总结出游戏的人和事,至少把游戏里面一些明示暗示的东西清楚地说出来,因为写本文的目的,第一就是还原游戏里面的讲述的“事实”,第二就是基于游戏的“事实”发表一下个人的感悟和看法。

那么接下来,我就肆意地穿插讲述事件和人物了:

如果梳理一下主线,我一瞬间觉得,弦一郎太难了,九郎简直可以归入二五仔范畴,国家覆灭之际,主家苇名(弦一郎)只是希望你平田氏(九郎)可以贡献出一份力量抵御外敌,在这角度上、弦一郎的要求其实合情合理,但九郎却一副圣母之心拒绝了弦一郎,理由是什么呢?——概括来讲就是:因为这种非人之力是一种扭曲的存在,它会扭曲人存在的方式(人被杀死就应该死),如果你不死,那你渐渐就会变得不是人,这种“不死”之力本身就是错误的存在,所以龙胤不止不应该用,还应该被消灭。

如果站在弦一郎、站在苇名国的角度来看,整个故事真是太惨了,龙胤之力没夺到不说,苇名的大将军鬼影部、包括弦一郎自己都被只狼砍了,作为苇名国的神子九郎和只狼的行为没有帮助到苇名也就罢、还变相加速了苇名国的灭亡。

但换位回只狼和九郎的角度,他们也没有做错,只狼只是为了营救主公还主公自由,他认为主公是正确的,并为此赌上性命,九郎认为龙胤就是祸害、为了斩断龙胤他亦不惜牺牲自己。

所以作为玩家,其实也不用想太多,这时候套用游戏里面的经典话就是——“犹豫,就会败北”,一旦选定了自己的道路,就应该贯彻到底,弦一郎如此,玩家(只狼)亦如此。

当然,制作人并不是想刻画简单的无关善恶只在于立场的冲突,其倾向还是很明显的,就是肯定了斩断龙胤、人应该作为人活着、哪怕是为了生存、也绝不能妥协放弃作为一个“人”而活,不然一切将毫无意义。~~考虑到制作人宫崎英高是《剑风传奇》的粉丝,这一点就更加无需怀疑,因为剑风里面刻画的非人类反派,无非就是他们为了换取力量献祭作为人应该珍视之物化身为妖魔(不做人),而主角则始终展现身而为人的坚韧、绝不屈服的精神。~~我个人并不喜欢脱离作品谈作品,用作品里面的事情来说或许更好,想想所谓的实现“不死”的手段都是如何的龌龊,比如仙峰寺蜈蚣人和孩童实验、源之宫的那些达官贵人,都可以明白到,实现“不死”往往都是扭曲又丑陋的,压根不存在美好与幸福。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本身的做法就是错的,你如何渴求得到正确的结果?

下一篇我会按照人物和地点事件一个个去解读,就先写到这吧,下次继续。